贵阳鑫源激光设备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各国争核电站“口粮”资源竞争从油转向铀

编辑:贵阳鑫源激光设备有限公司  时间:2019/02/22

欧盟在一周多以前发布了一份对未来铀资源的评估报告,报告中弥漫着担忧与紧张的气氛。欧盟监管当局(ESA)发布的这份年报称,世界所有核电站的原料铀将会在未来几年迅速减少,价格也会飙升。这还不是这份报告最悲观的部分,“最晚到2020年,世界所有已开发的铀矿将开采完毕,而全世界435个核电站每年7万吨铀的消费量将无法得到满足。”

究竟报告的制定者是“杞人”还是“先知”,只有等到10年以后才能够得到印证,目前可以确认的一点是,随着核电的不断发展,市场对铀矿需求的大幅度增加,铀开始变得愈加紧俏。自1990年以来,世界各国对铀的需求就已经超过了其产量。各国不得不通过囤积铀和缩减军备来满足需求。从1985年到2003年,由于产量无法满足需求,全球铀矿的库存已减少了将近50%。目前,全球核电厂对铀矿的需求约为每年6.5万吨,但全球铀矿年产量只有4万吨。从2003年到2007年,由于铀的紧缺,其价格已经暴涨了1300%。根据经合组织核能署的预测,今后几十年内全球核电将迎来新一轮高速发展。预计到2050年,全球核电装机容量将比现在增加10多亿千瓦,甚至更多,随之而来的是对铀矿需求的大幅度增加。

由此可见,为解决核电站的“口粮”问题,铀将成为核电大国下一步资源获取的焦点。本土没有铀资源,又致力于核电开发利用的日本最先意识到获取铀资源的重要意义。日本是世界第三大核发电国家,日本政府一直认为核能是保障能源供应安全的关键,日本计划核电占电力结构的比例到2020年将达到40%。目前其年耗铀量大约8400吨。

对于一个贫铀国家来说,铀资源的获取至关重要。2007年,时任日本经济产业省大臣甘利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资源竞争正从石油竞争转为铀竞争,日本的强项是节能技术和原子能相关技术,日本将利用这些优势增强交涉能力。

沿着日本能源外交的轨迹,我们可以发现,对于中亚国家,日本主要以获取铀资源为主。日本与中亚国家建交以来,依靠政府发展援助等方式,与中亚国家增加了了解与信任,并普遍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日本贸易企业伊藤与哈萨克国营核能公司Kazatomprom签订了长达10年,总共3000吨浓缩铀的购货协议。日本还重视与俄罗斯开展核能领域的合作。2003年12月,当时的俄总理卡西亚诺夫访日时,日俄两国即探讨了核能利用的问题。2009年5月13日,在俄总理普京访日期间,两国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其中日俄原子能协定被认为是日俄能源合作的最新成果。根据协议,日本将与俄方共同开采铀矿,并从俄进口铀燃料,以确保日本铀燃料的稳定供应。

除外交努力外,日本政府还积极协助国内企业更好地应对国际市场上愈演愈烈的核燃料竞争,通过提供援助资金、扩大投资保险范围等方式为国内企业提供协助。日本政府官员曾表示,为确保日本核电需要的铀燃料供应,它鼓励日本相关企业与对手――印度和中国竞争核燃料。

日本将印度视为铀资源获取的主要竞争对手事出有因。印度的能源资源非常贫乏,但其核电发展计划可以说是雄心勃勃。印度总理辛格在近期的一次发言中谈到,印度计划到2050年将核电装机规模提高到4.7亿千瓦,比目前大100倍。而印度铀资源量只有12.4万吨,届时每年需求量将达8万吨以上,4.7亿千瓦核电全寿命周期内的累计铀需求量更是高达近500万吨,约相当于目前全球常规铀矿资源量的40%。

在铀勘探开发方面同样持积极态度的还有法国,法国是世界第二大核能发电国。法国的阿海珐公司最近一年来对核燃料前端产业,包括铀矿勘探、铀矿冶炼、铀转化、铀浓缩和铀元件进行了大量投资,力图使法国的核燃料产业保持世界先进水平。阿海珐公司目前占有世界核燃料市场30%的份额,储备的铀资源量相当充足。

相比于上述国家,中国海外铀资源开发的报道鲜见于新闻媒体,但据笔者了解,目前我国铀资源的海外开发势头良好,并已取得初步成果。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已与尼日尔、纳米比亚等国正式签署4个相关项目,与阿尔及利亚、哈萨克斯坦、约旦签订了多个项目合作协议。目前,中国参与国际铀矿开采的企业有中核集团公司、中钢集团公司、中广核集团公司、中国石油。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已经构建了稳定的天然铀的国际贸易体系,具备了一定的国际竞争力,国际铀贸易渠道通畅。

对于国际铀原料市场的竞争,我们不用过分担心。从全球核电发展看,大多数核电大国(除俄罗斯和加拿大以外)所需的铀资源主要来自国际市场。而大部分铀资源丰富的国家自身却没有核电,所以铀资源市场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我国铀资源的开发利用正按照《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中提出的“建立国内生产、海外开发、国际铀贸易三渠道并举的天然铀资源保障体系”这一战略思路开展工作。

从国内需求来看,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预测的数据计算,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44968MW时,需要天然铀约10340.2吨,接近法国2008年的需求量。到203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84968MW时,需求天然铀约18148.8吨,接近美国2008年的需求量。到205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164968MW时,需要天然铀约33766.1吨,占2008年当年铀需求量的52%,累计需要天然铀约764672.2吨。

从国内铀资源供给来看,根据国家正在进行的第二轮全国铀资源潜力预测评价,我国具有相当数量的铀矿资源,新资源量将超过200万吨。到2020年,我国保有铀资源储量可以保障目前我国核电规划发展的需要。一般认为,地质勘探从普查到详查再到正式提交储量,约需10年左右时间。而此后的矿山建设还需要4年左右时间。我国现阶段天然铀的生产规模很小,目前国内的铀矿产量约为750吨,随着我国核电的快速发展,铀资源开发需要积极跟进。

总的来看,目前世界天然铀市场仍然是买方市场,加之我国自身有相当数量铀资源作后盾和支撑,应当力争也应该可以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无附加条件的铀资源。